文章正文
首页&宏兴注册&首页
作者:admin 发布于:2020-02-05 13:28 文字:【 】【 】【
摘要:恒达挂机软件 网上每天都在更新的小说。有人物,有情节,还有抗疫环境。有开端,有冲突,有人性的光辉,有人性的幽暗,还有思想价值观的分裂与多元。 打开微信,微博,朋友圈

   恒达挂机软件“网上每天都在更新的小说。有人物,有情节,还有抗疫环境。有开端,有冲突,有人性的光辉,有人性的幽暗,还有思想价值观的分裂与多元。”

  “打开微信,微博,朋友圈,或任何一个门户网站,推送多极了,点开任意一篇,都是好小说。”

  其实,我没有骗他。我这么诚实的人,怎么能对朋友随便撒谎呢?尤其在这样的境况下,疫情笼罩四野,人心惶恐无定。

  自疫情爆发以来,确切地说,从大年初一以来,很多人大概都和我一样,禁足暗室,躲避疾疫,为武汉加油,为国助力。

  但是,家里蹲的滋味并不好受。每刷新一次疫情实时动态,看着那几个数字的蹿升,心跳就加速一回。

  喘着粗气,站在阳台上,呼吸几口空气,担心空气不洁净;晒一阵阳光,觉得自己过得太奢侈,很卑鄙。

  寒风拂面,咳嗽几声,鼻孔里微感清凉。赶紧关闭窗户,把所有的担心和恐惧都关在窗户的外面和远方。

  戴上口罩,捏紧鼻梁处的金属曲线。当惊恐占据所有的内心空间,感觉下楼是在奔赴刑场,在超市里购物也像打仗一样,目标明确,不看日期,拿了就走。

  我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,都是顺民良民,想一次买够好几天的用度,减少出门次数,不给政府添乱。于是,超市里很多货架显出空旷。土豆,青菜,面条,方便面,矿泉水,消毒液,都处于缺货状态。还有药店里的口罩和酒精。据说,还有双黄连和洁尔阴。

  好不容易回到家,洗手洗脸摔打衣服,从来都没有这么讲究过卫生。十七年前的非典也没这么恐慌过。使劲搓洗过的手和脸,还觉得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痒和麻,很不自在。

  一种神秘的冠状病毒,此刻,高高在上,手指轻轻挥动,便让亿万人心甘情愿地把自己关闭在水泥砖块垒成的鸽子窝里,不敢往外探头探脑。

  而另外一些人,此刻,加班加点,操劳忙碌,穿戴口罩防护服护目镜,肩膀上写着他们的名字,他们目光坚毅,迎难而上,穿得像航空服,却不是去太空,而是留在人间,在一个个医院里,和病毒没日没夜地鏖战。

  这部小说的第一章名为《此次疫情阴谋论》。人物不多,情节网上有,不细说。读了两三遍,大约花了我半个小时,细思尚未极恐。

  情节铺排用心,联系了以前的SARS,禽流感,猪流感,说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是敌国用生物武器蓄意攻击我国,想借机搞垮我国经济,甚至灭我人种。果真是敌方有预谋地实施攻击,那么我们的政治家和相关专家都在干什么,就没有一点针对性的应对措施,只待束手就擒?直到病毒严重扩散,才仓促应战,这和我们“崛起的大国”地位不符。

  敌强我弱,我们没有任何还手的机会,甚至连意愿都没有,这更不合规矩。再弱小也有反抗的本能,这在动物界都是共识,何况国家之间。也许作者不想明说我内部信息,怕敌国趁机窃取机密,这也是有的。

  第二章是《武汉八名医生的前世今生》。详情见于网络,不赘述。这个故事连续好几天才读完。

  警察,专家,领导。法律,程序,规则。训诫,调研,拍板。费解,揪心,气愤。这是一部真实反映当下医疗行业困境的小说。当然,也适合其他行业。

  医生良知的告白,有心人举报的迅速,警察训诫的精准,专家调查的含糊,文艺汇演的盛大,武汉封城的及时。

  情节的跌宕和反转,时刻都能抓住人心。正名而无道歉,肯定的都很羞涩遮掩。难怪很多人读了都憋气。

  而那八位医生从头至今都奋战在抗疫第一线。他们在派出所开具的训诫书上签字,摁手印。他们的手印和派出所的公章一样鲜红。也和同行们摁在疫情请战书上的手印一样鲜红。

  一种新型虎在江城祸害人,与一种华北虎在九省通衢祸害人,其性质大约是相同的。但现实很复杂。有些人发现真相心系于民,有些人手握真相肾系于位。

  我想起了余华的《活着》。只有活着,才能为这个社会做点什么。前提是,必须活着。

  第三章是《争分夺秒发表的疫情论文》。涉及的人物都是国家疾控中心的几位大咖,精通英语,尤其擅长撰写英文医学论文。

  他们几位是最早赶到武汉进行病毒调研的专家,最终没有发现有“人传人”的证据。但他们把调研结果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撰写成了论文,发表在英国著名医学杂志《柳叶刀》上。

  面对舆情,该解释的都解释了。科学家就是搞研究的。科学研究有阶段性。科学都以事实为依据。

  国家科学技术部说,我们的科学家应该把论文写在中国的大地上。说的很诗意,也很解气。

  武汉的疫情真相最终是钟院士说出来的。他是当年抗击SARS而出名的专家。真相由耄耋老人揭出,这里大概有稳定民心的意味。

  “吕端大事不糊涂”。每临大事,总能测试出一些人,一些事。我们每个人都挟裹其中,概莫能外。

  在中国的这片土地上十年一大疫,三年一小疫,不是夸张。历史上记载的鼠疫、天花、流感等曾夺去无数人的生命。

  1855年,云南爆发鼠疫,迅速蔓延至广东、香港、贵州、福建等省,导致十万多人丧生。之后,政府自上而下推动的现代防疫体系开始建立雏形。

  1910年冬天,清朝覆亡前夜,东北发生鼠疫。东三省总督锡良和马来西亚归国华侨、31岁的医学博士伍连德联手抗击疫情,调研迅速,方法得当,取得了精彩的胜捷。

  1918年,晋北爆发疫情。时任山西督军兼省长的阎锡山采取果断措施,通电晋北各县,采取果断措施,两天内动员了省内的各方力量,控制住了疫情的发展。

  历史书上说的“腐朽的清王朝”和军阀“阎老西”,其实都应该从另外一个角度去认识。

  十七年前,SARS肆虐,北京人去外地,遭受了如瘟神一样的待遇。如今这个礼遇已经由湖北人接棒。

  多少人在网上高呼武汉加油,湖北挺住,而在自己的小区和旅店门口封堵湖北人,甚至在日本的机场里。

  有位自湖北自驾返京的同胞,说他一路上被测体温六次,终于熬到了小区门口,却是有家不能回,因为他被保安拦住,让他在外面酒店隔离十四天,说这是上峰的规定。

  这些天,有家不能回,大概不是他一个湖北人,而是很多从外地回京的人。这个年很闹心,这个冬天很冷。

  读完之后,内心很感动,也很凄凉。美国是一个立国二百多年的国家,而中国据说有五千多年。

  武汉红会的故事已拉开大幕,似乎还没结尾,有心人可以持续关注。仅一个保安,就有能量掐断央视直播。

  疫情里的中国,确诊人数过万,重症近三千,亡者已逾四百。数字并不冰冷,都是活生生的人,牵连着他们的家庭、亲人和我们每一个人。

  疫情里的其他二十多个国家,都在和中国并肩抗击病毒。疫情必将过去,或长或短,只是时间问题。

  那些受尽委屈的人,趾高气扬的人,博取功名的人,受苦受累的人,鞠躬尽瘁的人,还有那些死了的人,都忠实的记录在这部小说里,竹牍尚新,墨迹未干。

  巴尔扎克说:“小说被认为是一个民族的秘史。”这句话被陈忠实先生写在了《白鹿原》这部书的头顶上。

  也有人说,生活的真实记录在小说之中,没有比小说里虚构的内容更真实的生活了。

  多年以后,这些小说的每一页,大约都能经得起后人的翻读、检索和反思。这是最理想的结果。

  【作者简介】褚广崇,生于七十年代,宁夏固原黑城人,现在北京昌平任教。胸无大志,身无所长,唯青灯一盏,闲书半卷,聊品人生滋味。北京昌平作协会员,新锐散文签约作家。有散文发表于《北京青年报》、《原州》、《藏书报》、《岁月》、《昌平文艺》、《昌平报》、《葫芦河》等报刊杂志。更多文字见于“新锐散文”、“青龙山书社”、“无言年华”、“艺风art”和“青梅闲语”等文学微信平台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相关推荐
图片
版权
Copyright © 2012-2019 首页-恒达娱乐注册-首页 版权所有 txt地图 HTML地图 XML地图
客服QQ